香港耀能協會簡介  
  評估及轉介  
  康復及教育系統  
  醫療康復服務  
  日間照顧、短暫住宿及家居支援  
  康復生活錦囊  
  權利、保障及經濟援助  
  家長及親屬支援  
  資源庫  
  有問有答  
特殊需要知多D
家長學堂
康復及特殊教育理念及常用詞彙
彩繪自閉人生網頁
香港耀能協會 - 牽手同行 敘事言愛
 
 
細訴我的故事  
請選擇頁面色彩
     
彩色   彩色
黑色 / 黃色   黑色 / 黃色
黑色 / 白色   黑色 / 白色
版面設定   版面設定
網站指南   網站指南
登記「康復家庭之友」
細訴我的故事 >藝術足途
 
 
藝術足途
 
 

我的出生

我有8個兄弟姐妹,我是攣生的。媽媽在醫院生產時,沒有人知道她懷有雙胞胎,在姊姊出生後,很久才有護士發現了我,於是才急忙地把我接出來,媽媽發覺當時我的臉色漸漸轉黑。我就是這樣因腦部缺氧引致大腦痲痺,雙腳不能站立,雙手僵硬。我說起話來時需要用盡全身氣力,一切起居飲食皆不能自如,我------就是歐陽翠雲。

幼時的我

小時候的我曾在黃大仙宿舍寄宿,媽媽為了我,要背著我由元朗行半小時才到達車站,然後再乘車往黃大仙宿舍。之後我轉到丁熊照學校讀了兩年小學,但因媽媽再已背不起我,所以我就回到家中。

我的攣生姐姐教我很多東西,例如串珠仔、識字。我覺得自己能夠做很多東西,雖然我的頭和雙手不受控制,但我雙腳可以像手一般的做很多事,例如穿襪子、做烏龜布公仔等。

長大的我

十九歲那年,我開始入工場工作,用雙腳來謀生。我感到很高興,因為我能做到很多事。在工場裡,我學會了與人相處和溝通,亦學會了用雙腳來編織及製作陶瓷。還記得初時我對編織不大感興趣,但自我遇到啟蒙導師,在他的循循善誘下,我對編織漸漸產生興趣,還學會了看書籍自學編織。雖然我要花上很大的氣力才可以用腳代手去編織,但很快便習慣了。

陶瓷方面,我在工場用了兩年時間學會製作陶瓷,曾製成了好幾個瓶子,很顯然做得不太出色。初時我覺得做陶瓷並不容易,力度亦很難控制。幾經努力下,我終於能獨力地做了第一件較為像樣的製成品。現在我已經可以做一隻小動物、蘭花、甚至是較大型的擺設,雖然作品並未稱得上是完美,但導師說我比以前進步了不少。

歐陽翠雲 歐陽翠雲 歐陽翠雲

我的藝術旅途

在過去20多年,我不單累積了編織及陶瓷製作的經驗,亦儲存了為數不少的製成品。我的心願是有機會公開展示我的作品,讓其他人欣賞。

2002年7月28日,我和其他3名工場學員一同在天耀社區會堂舉行“弱能人士作品展”。這是第一個屬於我的工藝展,當日真的感到很高興,我的家人、協會的職員及很多朋友都有來參觀。在此衷心多謝為我們籌辦這次展覽活動的人士,亦很感激朋友們的支持。

歐陽翠雲 歐陽翠雲

2005年12月10日,我應邀參加了本地註冊非牟利藝術團體「觸映份子」舉辦的藝術活動–「觸show2」,展示部份藝術作品及現場示範用雙腳編織繩結。這是我第一次參加其他藝術團體舉辦的公開活動,真的令我大開眼界,見識了很多新事物。

2006年4月18至28日及2006年5月2至30日,我參加了香港痙攣協會分別在太古坊及灣仔集成中心舉辦的學員藝術作品展,展出最新的編織作品–樹掛及陶瓷作品 –觸覺。雖然這兩次都不是我的個人展覽,但可以將我和其他庇護工場學員的藝術作品展示給不同階層的人士觀看,對我來說又是另一番的體會。我感到協會很支持我們在藝術方面的發展,在投放資源的同時,亦給予我們很大的空間自由發揮。

歐陽翠雲 歐陽翠雲

我的感覺

我雖然是有身體缺憾,但我並非是一個每日只會吃、睡或等待別人施以援手的人,我很感激別人對我的幫助,但那些同情和可憐我的目光,是會令我不好受的。作為一個傷殘人士,我們的心靈需要比物質需要更重要,我們是需要別人的關心和鼓勵的呢!期望日後能夠繼續在藝術方面作多方面的嘗試及發展,讓我盡展所長,發揮無窮潛能。

(註:「香港痙攣協會」已於2008年4月1日改名為「香港耀能協會」。)